四川省戒毒管理局_ag体育是什么|平台
今天是:

月圆回家路┃月圆家圆破镜重圆

时间:2018-09-21

9月20日这天,天还未亮,宁休(化名)就早早地醒了。起床的号声响起后,他以最麻利的速度穿上了衣服,迅速整理好床铺,急不可耐地等待着警官来巡查。他盼望着时间能过得快一点,因为今天是中秋节的前夕,宁休的“大日子”,是戒毒所里特许他回家探视的日子。

宁休,家里情况良好,大专毕业后他在当地某行政单位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参加工作后不久遇到了真爱罗娟(化名),第二年就结了婚。虽然他的生活平平淡淡,却让很多人羡慕不已,可以说该有的幸福他都有。

然而好景不长,没多久宁休染上了毒瘾,他开始晚上不回家,白天不工作,天天跟着罗娟不认识的“朋友”马某四处游荡。有时回到家就变得疑神疑鬼、脾气暴躁,经常和罗娟大吵大闹,罗娟流着泪说:“我害怕他那个时候的眼神,还有因为产生幻觉,拿着刀在家里疯狂巡逻的样子。”

宁休自从沾了毒品,就再没心思工作,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性格在毒品的影响下开始扭曲,脑海里充满了幻觉,他很想戒掉毒瘾,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女儿瑶瑶出生的那天,看着怀里可爱的女儿,他第一次感动得泪流满面,他的父母和罗娟乘机劝说他戒除毒瘾,之后宁休重拾信心自我隔离了两年,然而全家人还没来得及高兴,两年的正常时光就被宁休的“朋友”马某再一次打断,他复吸了。

宁休是在去年被送到四川省雅安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他来的时候,罗娟已经和他离婚。入所后,宁休对他的主管民警赵警官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一个失败者。”

赵警官了解到宁休的情况,在他戒治期间,给他和他的家人做思想工作,鼓励他们要勇敢面对现实,更要有勇气去相信自己的未来。接受了科学化、系统化的医疗戒治、康复训练、心理矫治和教育矫正后,宁休逐渐从封闭自我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在所里参加习艺劳动,因为勤劳刻苦,获取到的劳动报酬越来越多,他把这些钱攒了起来,寄给父母和罗娟。

入所后半年,外公去世,宁休接到消息时,外公已经下葬。罗娟来看他,“我知道你们感情深,你在这里也没办法,我代你给老人家处理了后事。现在我已经搬回来了,和咱爸妈住一起,我会把女儿带好,你安心戒毒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回来,家里都在等着你。”那天宁休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了很久很久,他后来跟赵警官说,他现在知道了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他对不起罗娟,他想和她在一起,可是他配不上。

所里知道宁休的故事后,特意为他准备了月饼和一束玫瑰。从食堂走到管理区大门的路上,宁休抱着鲜花的样子被警官和队友不停地打趣,宁休只会傻乎乎地笑,到了安检的时候,宁休有点手足无措地问赵警官:“我看起来怎么样?”

上午10:00,大门打开了,罗娟惊讶地看见宁休给她递上了玫瑰,在旁边瑶瑶的欢呼声中,她接过玫瑰开心地笑了起来。

下午回访组陪宁休到达家里。宁休的家不大,却格外的干净和温馨。回访组的赵警官向宁休的父母宣讲起这次外出探视活动的要求和纪律,老两口直点头,一旁的宁休一边听着一边给瑶瑶喂李子,引得瑶瑶摆手摇头。

待赵警官把宁休在所里的现状给家人做了介绍后,罗娟红着眼睛说道:“赵警官,你们辛苦了,他在你们那里,我放心,他和之前真是大不一样了。我想请你给我们全家拍张照片,在所里的时候他想家了能看看,知道我们在等他。”

傍晚,天色渐暗,回访组一行人告辞宁休回所里去了。车子在高速路上疾驰着,远处的山峰缠绕着一条云雾做成的腰带,映照着天边忽隐忽现翻滚着的白云,地平线上西岭雪山露出了一条金边。回访组知道,那里将会有一轮明月升起。也许是因为这场感人的探视,他们觉得今年的中秋会特别圆满。

(四川省雅安强制隔离戒毒所 李思颖 文/赵铎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