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戒毒管理局_ag体育是什么|平台
今天是:

三代民警一脉相承 展现戒毒系统改革开放巨大变化

时间:2018-12-14

    1978年,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会议决定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它是我党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如今四十年过去了,社会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几代人的心血,司法行政戒毒系统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为记录这四十年的变迁,四川省戒毒管理局在省眉山强戒所寻找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者。




     四川省眉山强制隔离戒毒所,前身为四川省沙坪劳教所。自1955年建所以来,经历中国劳动教养到如今的戒毒事业,从创制开荒、兴旺发展、改革变化等重要阶段,经过了几代民警的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也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眉山所民警张锡久一家祖孙三代人均在四川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工作,经历了沙坪劳教所从茅草房、瓦房、楼房,到现代化综合办公楼的发展和变迁,经历了宋家山沙坪农场脱变为眉山强戒所,也见证了“沙坪所”改革开放40年的变革与成长,可以说,一部沙坪的创业史,就是中国劳动教养到戒毒管理的探索史;是张家人的一部厚厚的“家书史”;也是那个年代“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口号下的众多警察家庭的缩影。


     艰苦奋斗的战士:第一代的场所建设者

   张锡久是南下干部,解放军战士,1959年在泸州公安校进修后,被分配到沙坪农场做男子总队指导员,1989年离休。

     张锡久与自己妻子张良德相识、相爱于泸州警察学校,夫妻双方于1962年来到位于乐山地区峨边县宋家山上的沙坪所,他们就是第一代沙坪人,也是沙坪所的先驱者和建设者。而当时他们面前的只有群山环绕、谷深流急、林莽森森的不毛之地。这群先驱者们就这样在没有路的荒山披荆斩棘、伐木为薪、安营扎寨,住帐篷、吃干粮、喝凉水,硬是靠肩挑人扛,打造了四川省沙坪劳动教养管理所的雏形。

     “组织上提倡我们到最艰苦的地方,我们就来到了当时的峨边县。那时候真的条件艰苦,曾经的峨边县是彝汉杂居区,深山老林,连一条泥巴路都找不到,里面有很多种植鸦片的,当地民族冲突不断!只要进到那山沟里,几乎是与外界隔绝的。白天太阳毒辣,晚上冷得刺骨。我当时是队上教导员,管着几百号人,最让我头疼的我管的人既有劳教人员,又有犯人和就业人员,里面还有少年犯和小孩子,相互之间的矛盾也很激烈。最开始还是有男有女,后来就只管男的,女的犯人转移到我妻子所在的那个队里,隔着几个山头,走路要走一整天。那时候割草第一、生产第二,白天带着人就是几个山头那样翻,开垦田地找粮食。不像现在犯人和干部都是分开的,那时候我一个干部和犯人一直同吃同住,睡一个屋子。”张锡久翻着老照片告诉我们他当年工作的事情。

     第一代沙坪人也是当年全国各地干警带领犯人前往偏远地区修建劳教所的一个缩影。他们基本是在荒郊野外过的日子,在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情况下带着犯人只身前往峨边,过着最苦的日子,却为后辈们的发展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面对众多的犯人,张锡久他们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和管理能力去做好犯人的教育工作,但是却通过大量的劳动激发了犯人的改造积极性,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改造了自己的主观世界。

      经济发展中的号角:第二代的中坚力量

      1984年,作为张锡久的儿子,张晋波从部队服役回来,因为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对于父亲的憧憬让他毅然放弃了分配到乐山城里工作的“好机会”,投身到“宋家山”的建设中。张晋波从工人、干事、办事员一步步历练成长起来。1994年,凭借优秀的学习、实践能力,张晋波被安排到沙坪劳教所制茶分厂担任副厂长。1987年,他利用“四川农业大学”培训所的培训,学知识,改革落后生产工艺,和大家一起研发绿茶新品种,从此便开始了带领学员一起种茶创收的历程。


    “比起父母,我刚参加工作的环境要好了一些,不用像父母那样,还带着犯人上山割草。但是也还是挺恶劣的,虽然峨边那种地方环境适合种植茶叶,随着社会发展也通了公路,但自古以来那里就是彝汉杂居地,社会矛盾一直很多,这些也反映到了沙坪所里。当时的沙坪所里彝族学员和汉族学员一直有冲突。正值国家提出要改革开放,大力发展经济建设。所以沙坪所就号召要将经济建设放在所有工作的首位嘛,生产成了最重要的任务,那时候主抓的就是通过生产劳动进行思想改造。因为生产任务紧,无论干警还是学员每天都非常忙碌,反倒来所里面不同民族的学员之间矛盾还没这么大了。”张晋波对于自己的工作经历也是无限的感慨。

    如同当年劳教系统警察队伍的延续形式,张晋波作为第二代沙坪人,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人。在“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的口号中,张晋波就是作为张锡久的接班人顶替了他父亲的事业,并继续在这个事业里“奉献终生”。他们感受到了一些和父母不一样的工作氛围: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口号里,和张晋波同一批的全国劳教系统的干警们,虽然没有带着犯人到深山老林里面种田造房子,但是他们的整个工作历程,基本都是围绕着场所自身“经济发展”进行的。张晋波没怎么接触过具体的管教业务,却仍然以身作则,告诉劳教学员们要通过自己的劳动努力,为自己的生活而奋斗。曾经作为“第二代”民警的人如今大多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他们当年为自己所在单位今后的建设打下基础,添砖添瓦,如今还有这样的干警仍然还在一线奋斗着。

    新时代的业务先锋:第三代的新青年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和时代的发展,全国许多的劳教场所开始从深山里往大城市搬迁,沙坪所也不例外。20062月,沙坪所主体迁建到眉山市。2013年,随着劳教制度的废止,全国各大劳教场所都转变为戒毒场所,曾经的沙坪劳动教养管理所顺利完成了从劳教制度到强制隔离戒毒制度的转身,职能转型为眉山强制隔离戒毒所。新的故事,即将在这里展开。

  与之前的“接班制”不同,大部分的戒毒系统(曾经的劳教系统)第三代人都是通过正规的公务员招考进到父辈工作的单位。2014年,张家第三代张少明通过公务员考试,以第一名的成绩被眉山强制隔离戒毒所录取,成为了一名年轻的戒毒警察,在曾经的沙坪劳教所,如今的眉山强戒所,他就是在这里工作的张家第三代人。

  “我从小就在沙坪所里长大,到现在进入眉山戒毒所工作。在家里我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我从小就在这个单位生活,但是工作又不在这个单位,因为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戒毒所已经从沙坪搬出来了。严格来说,我并没有在沙坪工作的经历,但是却了解那里的事情,那是我的童年。就我自己感觉,我爷爷奶奶的工作基本上没有基础管理,只要犯人不跑就行了。情况特殊,那时候条件和环境艰苦,让他们没那么多精力去管人;而我父母则有些粗放式管理,学员只要认真搞生产,能为单位创造收益,就是最好的事情;如今到我的工作,我现在负责队上的管教业务,和爷爷奶奶以及父母对比起来,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更体现细心的工作,因为现在以教育为主,生产是次要的。这也是我和父母以及爷爷奶奶不同的地方,我们可以更多的精力去做好一件事情。”张少明对于自己和祖辈和父辈在同一个单位工作的见解非常的独到和透彻。

    如同大部分的新一代戒毒工作的年轻干警一样,张少明感觉到爷爷奶奶和父母有些观点过时了,但是他始终佩服的是爷爷奶奶和父母那种责任意识,虽然那时候工作没现在这么细致,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们在工作中将每件事都做到极致。如今的工作环境比以前变化太大,长辈们的经历和经验或许在现在的工作中有的已经不适用了,张少明始终感觉到自己的工作依然延续自己祖辈和父辈的风格,喜欢呆在基层,奋斗在第一线,这或许就是张家一脉相承的“个性”,也是全国绝大多数传统老一辈劳教干警到新时代的戒毒干警一脉相承的精神。


     从张锡久到张少明,他们跨过了五十多年。历史往往是越久远的越显得清晰,从沙坪劳教所到眉山强戒所的发展史非常的厚重,非常的波澜壮阔,虽然劳教已经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被废止,曾经的劳教干警都成为了戒毒干警。时代的变迁在这个为单位、为事业奉献了两代人,到如今第三代的张家是最直观的感受者也是观察者。他们述说着自己工作的经历,从张锡久在最艰苦的环境下带领犯人建造场所开垦荒地;到张晋波为了场所经济发展,独自外出赴学,学成后带领学员种茶为场所创收;到张少明同样身处一线,挽救每一名戒毒学员,为如今的戒毒事业奉献着自己的青春,这是全国很多这样类似“三代干警”家庭的经历。这些最宝贵的经历如同一本经历岁月风霜的书,从张锡久那一代人写下第一个字开始,就注定了它会一直书写下去。小中看大,这里包含的不仅是张家,更是我国整个劳教系统到戒毒系统的历史变迁,当这本书交到了张少明手上,就如同千千万万个老前辈交到他们的后辈手上一样,新时代的戒毒系统年轻干警会书写出新的未来。

(信息来源:四川戒毒)